妈咪小心,亿万爹地有点坏

第一章

Kinghotel!

A市最豪华的酒店。

酒店走廊上,沐小婉跌跌撞撞地往外跑着,脚下一个不稳,跌倒在地。

好不容易扶着墙壁爬了起来,却猛然发觉,身体发热,心底涌起一股燥热,直冲下腹。

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起来,意识,也渐渐涣散。

沐小婉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强制让自己保持清醒。

刚才在包厢里,自己没有防备,误喝了养母林静恩递过来的有问题的矿泉水,发觉不对的时候,已经迟了。

要不是自己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将她推倒,想必此时,她已经被送到不知道是谁的床上了。

沐小婉知道,如果被林静恩抓住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她深吸了一口气,虚浮着脚步,才勉强跑到了转角。

只是一个没留心,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却是一头撞上了一个坚实的胸膛。

本来头就晕,现在,头更晕了。

沐小婉秀眉紧促,下意识地抓住了对方的手臂,才不至于摔倒。

大庭广众,投怀送抱?

洛锦轩脸色一沉,不悦地皱了皱眉。

下意识地伸手去推倒进怀里的女人,却发现,那微扬的小脸上,泛着可疑的红晕。

洛锦轩的手,蓦然一顿,这是,被下药了?

在Kinghotel成立之初,洛锦轩就定下了规矩,酒店严禁黄、赌、毒!

一切和这三个字有关的行为,都被视为对Kinghotel的挑衅。

甚至意味着,彻底和整个A市下了战书。

所以,没有人敢在Kinghotel违反规定,因为没有人有那个胆子,敢跟整座城市为敌!

只是洛锦轩怎么也没想到,在这样的背景下,居然还有人那么蠢,敢在Kinghotel给人下药。

是嫌命长,活的不耐烦了么?

下意识地伸手,搂住了怀里即将跌倒的女人,洛锦轩不悦地皱了皱眉。

一把抱起已经浑身发烫的沐小婉,他冷着脸,转身离开。

而转角的另一边,林静恩正烦躁地打着电话。

“那个死丫头,还敢跑!我给她下了药,赶紧找,一定跑不远!”

挂掉电话,她还小心地四下张望了一番。

林静恩不是笨蛋,自然得小心提防,万一被人发现她在Kinghotel里违反禁令,就算是有一百条命,也不够她死的。

若不是为了沐氏医药的未来,她也不至于冒险走这一步棋。

直到确认没人发觉,林静恩这才敛了敛慌乱的神色,疾步离开。

Kinghotel的svip总统套房里,弥漫着一股粉红的气息。

此刻,沐小婉就像是一只无尾熊一般,整个缠在了洛锦轩的身上。

鼻尖,充斥着阳刚的男人气息,是活生生地诱惑。

沐小婉忍不住满脸潮红,胸膛一起一伏,呼吸更加急促。

洛锦轩本想将她安顿好之后,替她叫医生来,却没想到她双手抱着他的脖子,死不撒手。

就算是隔着衬衫,洛锦轩也能感受到沐小婉滚烫的体温,还有她身上诱人的香气。

不自觉地,口干舌燥。

第二章

洛锦轩自问也是个正常的男人,有正常的生理需要。

更何况,沐小婉那绯红的小脸和晶莹的双唇,在灯光的映衬下,对他来说,本就是一种诱惑。

一种深入人心,无法抵抗的诱惑。

洛锦轩俯身,将缠在身上的女人压在床上,他的声音低沉又沙哑:“女人,你这是在玩火!”

沐小婉完全不知道洛锦轩到底在说什么,她只觉得浑身烫的厉害,只想找一个冰凉的物体,缓解自己的难受。

恰巧,男人的身体很凉,她本能地抱紧了他,深怕他离开。

“嗯,别走……”沐小婉无意识地发出娇吟。

那带着一丝祈求的声音,斩断了洛锦轩最后的一丝理智,低头,冰凉的薄唇瞬间含住了她的诱人红唇。

房间里的气息,变得越来越暧昧。

夜,深沉地厉害!

沐小婉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的中午。

白色的被子,堪堪遮住紧翘的臀部,露出了洁白光滑的背部。

如果仔细看的话,那无暇的脊背上,还有点点殷红,密密麻麻地分布着,没有规律可言。

沐小婉揉了揉发酸的眼角,嘤咛出声:“唔。”

这一觉,不知为何,睡得好累,身体就好像是被大石头压着一般,异常沉重。

特别是腰上,那感觉分外明显!

本能地伸手,想要拨开腰间的重物,可手指触碰到的,却是一个温热的物体。

沐小婉浑身一颤,吓了一跳,瞬间没了睡意。

睁开眼,她看到了一个长相英俊的男子,闭着眼,睡得很沉。

她的身边,睡了一个陌生男人?

沐小婉瞬间懵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好半响,才反应过来,昨晚自己被养母林静恩陷害,喝了不干净的矿泉水。

沐小婉只记得自己逃了出来,可是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已经完全记不清了。

只是现在,浑身酸楚的疼痛提醒着她,她和眼前的美男,发生了一夜情。

为此,她失去了女人最为宝贵的第一次!

沐小婉的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很不是滋味。

不光是因为自己失身,更是因为林静恩的所作所为,让她心寒。

可是眼下,并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沐小婉咬了咬牙,掀开被子下了床。

也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谁,趁他还没醒,安全起见,还是赶紧开溜的好。

床边,散落着她昨天穿的连衣裙,可是已经被撕碎了。

沐小婉四下看了一眼,捡起了男人的白色衬衫,套在了身上。

突然,身后传来了一道磁性的声音,带着一丝慵懒:“怎么,睡完就想走了?”

沐小婉被突然而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本能地转头,看到了正从床上下来的洛锦轩。

原本被薄被盖住的身躯,此刻,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中。

除了腰间围着的浴巾,并没有其他遮蔽之物。

健硕的胸膛,紧实的肌肉,线条分明的轮廓,看的人一阵脸红心跳。

脸颊,不自觉地有些发烫了。

第三章

沐小婉下意识地遮住了眼睛,害羞之余,语气也有些慌乱:“你,耍流氓啊,怎么不穿衣服?”

让他穿衣服?那也得有衣服好穿啊!

洛锦轩眯着双眸,眼底闪过一丝玩味:“要我穿衣服,也行,你先脱下来!”

说着,眼神便停留在了她的胸前。

因为双手本能地遮住了眼睛,所以此刻,沐小婉算是春光乍泄了。

白色的衬衫,只扣住了第二颗扣子,第三颗扣子也因为她的动作,散了开来。

也许,沐小婉自己压根就不知道,她现在到底有多诱人!

只是下意识地,从洛锦轩的话里,听出了一丝不对,感受到来自男人直白又灼热的目光,慌忙缩手,紧紧地抓住了胸口的衣服。

“你……闭上眼睛!”沐小婉涨红着脸,出言警告!

可那如小白兔般受惊的表情,却是让洛锦轩的嘴角不自觉地扬起笑意。

想起刚才视线里的一抹暗红,结合她的表现,他更加肯定,她是第一次了!

只不过,洛锦轩这样的笑意,在沐小婉看来,更多的,是带着嘲讽的味道。

他到底是在笑她的无知,还是在笑她蠢?

抑或是,在占了便宜以后,觉得得意?

沐小婉的心里,非常不爽,小脾气瞬间上来了,她睁大眼睛瞪着洛锦轩,质问道:“你笑什么?”

事实上,他只是在怀念她昨晚的可爱而已!

洛锦轩摇了摇头:“没什么!”

没什么还笑?分明就是有什么!

沐小婉不信他,瞪了他一眼,再次警告:“转过去,再看就把你眼睛挖掉!”

好凶,还真是个可怕的女人!

不过,这样的女人,有个性,他还挺喜欢的!

洛锦轩转身,不再看她。

不过,在沐小婉趁机扣扣子的间隙,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说实话,他本人对女人本来就没多少想法,或者可以说,有些反感。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对着沐小婉,洛锦轩就是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特别是昨天晚上,他们一起经历了美妙又难忘的一夜。

如果可以,洛锦轩并不介意跟她有更进一步的关系。

因为,他真的对她很感兴趣!

而对于洛锦轩,沐小婉更多的,是防备。

毕竟,自己已经失身于他,不警惕小心,是不可能的。

而且,她也不知道,洛锦轩到底是不是和养母串通的坏人?

“我叫什么,你不需要知道!”沐小婉冷冷地回着,尽量装着毫不在意,“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昨天的事情,就是一次意外,我不会要你负责,你也不必放在心上!”

而且,她马上就会离开,不知道名字,对双方来说,都好!

第四章

被女人拒绝,洛锦轩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

他有些自嘲地撇撇嘴,这话听着,怎么心里那么不是滋味呢?

好歹,他也是A市人人仰慕的洛少啊,有多少女人挤破了脑袋,就是要爬上他的床!

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跟他说,不必放在心上?

而且,那分明就是她的第一次啊,女人往往不都是特别在意清白的么?

现在倒好,都反过来了,好像他是什么洪水猛兽一样,她一点也不想跟他沾上任何关系。

还真是个特别的女人!

不过,洛锦轩也没有生气,敛了敛脸上的笑意,他平静地开口:“别误会,我只是单纯地想知道你的名字而已。”

沐小婉也不回答,不紧不慢地扣好了扣子,这才慢悠悠地从嘴里吐出三个字:“沐小薇!”

鬼晓得他这么执着要知道她的名字,到底有什么目的?

这种时候,为了自保,也只能牺牲一下养母的女儿了!

“沐小薇?”洛锦轩跟着重复了一遍,自言自语道,“不错的名字!”

沐小婉不理会他的自言自语,捡起地上的领带,看了他一眼:“这个借我用下!”

说着,也不等洛锦轩同意,就把领带系在了腰间。

如此搭配,一点也不违和,反倒有一种不能说明的诱惑力。

洛锦轩只觉得血气猛地上涌,浑身一阵紧绷,难受地厉害!

这还是洛锦轩第一次对一个女人,有那么强大的反应。

看着沐小婉裸露在外的修长双腿,他就不自觉地想到了昨晚的场景。

她,轻吟着,勾着他的腰,魅惑十足。

只要一想到这样的场景,有可能会发生在别人的身上,洛锦轩不悦地皱了皱眉。

他的心里,极度不爽,这个女人,只能属于他!

就在洛锦轩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的时候,沐小婉已经穿上了鞋子,准备离开了。

只不过,房门是指纹密码锁,她并不能打开。

沐小婉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男人,指了指门:“解锁,我要走了!”

被她这么一提醒,洛锦轩才猛然回神,她要走了。

不知怎么地,他的心里居然有了一丝不舍的情绪,渐渐蔓延开来。

在她走之前,他多么希望,能再感受一下她的味道。

潜意识里,是这么想的,本能地,也是这么做的。

洛锦轩脑子一热,就快步走上前,突然伸手揽住了沐小婉的细腰,然后,低头。

鼻翼间,瞬间充斥了女人香甜的气息,欲罢不能。

沐小婉一个措不及防,被吻住了双唇。

他,居然吻了她?

沐小婉震惊极了,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有些反应不过来。

好半响,才回过神来,慌忙伸手,猛地推开了他。

下意识地,她伸手捂住了嘴唇,那上面,还有他残留的温度。

沐小婉红着脸,有些不可置信地瞪着洛锦轩,觉得完全没法理解他的行为。

她明明已经说得那么清楚了,她不会要他负责,他也不必放在心上,为什么他还要做出那种引人误会的举动来?

是故意的要占她便宜?还是…

第五章

沐小婉没来由地有些生气了,郁闷地皱着秀眉,她的脸上写着不爽的两个字。

本能地抬手,想要给这个男人一个巴掌,让他好好清醒一下,却是突然被禁锢住了。

手腕上传来的力道,让沐小婉不自觉地皱了皱眉。

她努力挣扎,可毕竟男女有别,她的挣扎对洛锦轩来说,就如同摇手一般无用。

沐小婉不爽地抬头,瞪着比自己高过一个头的男人,眼里的怒气可见一斑。

只不过,当她看到他的眼睛时,下意识地竟有些害怕了。

他那深邃的眸子,望着她,犹如黑夜的星空一般,让人无法捉摸。

“你,想干嘛?”沐小婉紧张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小心翼翼地询问着。

他该不会那么小气,因为她的反抗,而要暴打她吧?

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脑袋。

洛锦轩沉着一张脸,因为沐小婉刚才的举动,隐隐有些不悦。

而她缩脑袋的举动,更是让他没来由地不爽。

她该不会以为,他要打她吧?

他可不是那么没有风度的男人!

洛锦轩沉着脸,生硬地开口质问:“你什么意思?”

明明是他莫名其妙来亲她,居然还问她什么意思?沐小婉差点没背过气去。

刚才的紧张,瞬间就消失不见了,用力甩掉了他的手,她的回答理直气壮。

“喂,你搞清楚啊,是你先要来轻薄我的,我才要打你的,你现在来问我什么意思,是不是问错人了?”

喂?居然叫他喂?他难道没有名字么?

洛锦轩本能地有些生气了,他看着沐小婉,沉声开口:“我不叫喂,我叫洛锦轩。”

他叫什么,关她屁事?

他这样的男人,她一点也不想跟他有什么瓜葛!

沐小婉白了洛锦轩一眼,毫不在意:“我不想知道你的名字,就算你说了,我也不认识你!”

这个女人,居然没听过他的名字?真的假的?

这样的反应,让洛锦轩有些意外了。

在这座城市里,居然还有人不知道他的存在!

洛锦轩突然觉得,这个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不自觉地勾了勾唇,他的嘴角又浮现了浅笑。

只不过,还没等他开口说些什么,沐小婉就先发了话:“算了,我也不想跟你多说了,你赶紧解锁,让我回家。”

他那神秘兮兮的笑,她看着就觉得不舒服,这样古怪的男人,还是少接触为妙。

至于他为何突然吻她,她还是不要知道了,反正,没有纠葛更好,就当是一场梦吧。

更何况,她都出来一夜了,也不知道家里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说不定林静恩又在盘算什么坏主意了,还是赶快离开为妙。

这是沐小婉第二次要求解锁,洛锦轩不自觉地皱了皱眉。

这个女人,不光是不知道他的名字,看来,对他的印象,似乎也不怎么好,只想快点离开他。

本能地,洛锦轩的心里,有些不痛快了。

他到底是有多不够上档次,才会让她一点也不想对他有所了解?

好歹,昨天晚上,几个小时之前,他们才恩爱过啊!

第六章

洛锦轩的心里,从未有过那么不痛快的感觉,特别还是因为一个女人。

本能地伸手,想要拽住沐小婉的手臂,试图挽留她,可偏偏,身后的手机响了。

转头,看着一闪一闪的屏幕,看到那号码,洛锦轩僵持在空中的手,下意识地缩回。

然后,转身,准备去接电话。

“那个,你先替我解锁!”见他要走,沐小婉赶忙拉住了他。

解个锁而已,又不是什么麻烦事,他到底是在磨唧什么?

洛锦轩看着闪烁的屏幕,又看了看身后的女人,想了想,还是先给她开门吧。

既然她铁了心要走,那就顺了她的意吧。

再说了,万一他接电话的时候,这个女人趁机在旁边捣乱,自己要解释,还是挺麻烦的。

洛锦轩上前两步,优雅地抬手,解开了房门的密码锁。

只听得“滴滴”两声,房门解锁,弹开。

沐小婉没有多想,拉开门,径直走了出去,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你。。”洛锦轩还想再说什么,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看着沐小婉没有一丝留恋,毅然消失在转角的背影,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生平第一次,洛锦轩有了想要彻底占有一个女人的冲动,不光是她的身体,还有她的心。

转身,拿起床头响个不停的手机,洛锦轩按下接听键:“爷爷,什么事?”

一阵沉默之后,他才说了句“知道了”,然后挂断了电话。

衬衫被沐小婉穿走了,洛锦轩也只能打电话给助理。

“King hotel,我需要一身干净的衣服。”站在床边,他冷静吩咐着。

看着床上早就干透的那一抹暗红,又勾了勾唇角,补充道:“顺便,帮我查一个女人,要快,昨天出现在King hotel,叫沐小薇。”

沐小婉离开了King hotel,才发现,自己身无分文,只能默默地往家里走。

想起昨晚的遭遇,她本能地皱了皱眉。

养父母结婚多年未育,故此收养了她,在他们的亲生女儿出生之后,养母对她的态度就变了。

不过在养父面前,养母依旧维持着慈母般的模样。

虽然本来就和养母的关系很平淡,但沐小婉一直表现地很乖巧,没有惹恼过养母。

本想着等毕了业,找到了心爱的男人,结婚了,就可以过自己的生活,只是没想到,养母会做出那样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下药?亏她狠得下心!

这是要彻底撕破脸皮的节奏了?

沐小婉自问没有做错过什么,今年,她也才20岁,才上大二,林静恩居然就那么迫不及待地要毁了她,到底是为了什么?

难不成,是怕她威胁到了沐小薇,所以想要趁早将她赶出家门么?

她可没有想过要贪图沐家的家产,而且她是养女,就算是论继承关系,也不能得到什么吧?

沐小婉不知道,也不想深究,她只是在想,回家之后,那个名义上的养母,会演一出什么样的好戏呢?

毕竟,她失身的罪魁祸首,可是养了她快20年的养母!

人心,真是难测啊!


  

发布于群推网https://www.phoenixfm.cn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