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看书:我在在网上订了一个房间,房间的地板上有个洞...

一路看书:我在在网上订了一个房间,房间的地板上有个洞...

我叫洛寞,在一家广告公司做销售,花了好几年的功夫好不容易爬到销售组长的位置,结果一次跟客户谈合同的时候,客户出了事,公司便把责任推到了我的身上,直接炒了我的鱿鱼。

后来我才知道我是被人陷害的,公司里有人看我不顺眼,就串通客户给我上演了一出戏,偏偏我为了业绩还钻了进去,最终落到了这个下场。

经过这一次,我算是看清了人情冷暖,心灰意冷之下就离开了这座生活了一辈子的城市。

到了新的城市,我首先要解决的就是住房问题,前些年攒的钱因为这次受到的诬陷几乎全部赔了进去,根本没剩下多少,我只好在网上订了个房间。

房子所在的位置很偏僻,不过从照片上来看还不错,最主要的是租金便宜,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正合适。

到达住处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我提着行李看着面前这栋三层小楼,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这就是我在网上看中的。

这栋房子看起来十分破旧,外面的墙皮很多地方都脱落了,唯一能够入眼的就是那扇防盗门,看起来像是新换上不久的,就连防盗门上的那层塑料保护膜都还没有揭掉。

看着这栋房子,我不由有些打鼓,犹豫着到底要不要住在这里,就在我决定打电话退房的时候,迎面走过来一个女人,穿着一身红色的连衣裙,化着淡妆,那精致的五官看上去让人眼前不由一亮。

极品美女!

我的脑海里闪过这四个字,一时间看呆了。

美女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一般,一直低着头玩着自己的手机,直到走到我面前才停下来,头也不抬地说道:“让让。”

声音清脆悦耳,但有种生人勿进的冰冷。

我愣愣地往旁边挪了两步,看着这美女从我身边走过,进入到这栋三层小楼里面,我才陡然反应过来,她竟然是住在这里的?

难道她就是房东?

房间是在网上预订的,我也没有电话联系过房东,没想到房东竟然会是这样一位极品美女。

一时间看到破旧房子给我带来的不快顿时消失无踪,我急忙往前走了几步,跟上美女的脚步,咳了声问道:“请问你是这里的房东吗?”

美女终于停下脚步,回头上下扫了我一眼,冷冷说道:“不是。”

“那房东……”

我刚说了三个字,就直接被她打断了:“不知道。”

说完不再理会我,径直往楼上走去。

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我才收回目光,四处打量了一眼,发现这里外面虽然破旧不堪,里面装修的倒是还不错,一副古色古香的样子,和网上的照片看起来相差无几。

一路看书:我在在网上订了一个房间,房间的地板上有个洞...

里面没有那么不堪,再加上还有美女相伴,我顿时就打定了主意要在这里住下来,拿出手机拨通房东的号码说道:“你好,我在网上订了房间……”

不等我说完,那边就传来一个呼哧呼哧的声音说道:“我知道了,你自己上去吧,三楼最里面的房间,门没锁,钥匙等我回去了再给你。”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听着那边传来的“嘟嘟”声,我拿着电话愣了很久,对于这房东的行事风格还真是一点都无法适应。

拖着行李走上三楼,找到房东说的那个房间,打开门进去看了看,里面倒是打扫的一尘不染,那扇窗户干净的就跟镜子一样,就是房间小了点,一张双人床加上一个床头柜再加上一个衣橱,就已经占去大半地方,留下的给我活动的空地很小,不过想想自己现在状况,能够有个这样的房间住已经很不错了,而且这房间还带着一个卫生间,几百块钱租到这样一个房间我应该知足了。

累了一整天,我早就疲惫不堪,饭也懒得吃了,洗了个澡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就

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突然感受到一阵寒意,打了个激灵就醒了过来,我以为是自己睡前打开了窗户忘了关,结果回头一看发现窗户是关闭着的。

没有风钻进来我怎么突然感到冷了?我一时间有些发懵,不过阵阵困意袭来,我直接把这个疑惑抛在了脑后,翻了个身就准备继续睡觉。不过这一翻身,眼前突然出现一道亮光,我不由一愣。

我房间灯是关着的,哪里来的亮光?

定睛一看,我发现地板上竟然有个小拇指大小的洞,那明亮的光芒正是从这个小洞里面透出来的。

看着这个小洞,我心里充满了疑惑,我记得进来后我还刻意转了一圈,当时怎么没有发现这地板上有洞?

大概是刚刚醒来脑子还没清醒,呆呆地看着小洞,半天我才醒过神来,一股强烈的好奇心驱使着我走过去,趴在地板上朝着那个小洞里面看去,结果这一看我就是一愣。

只见一个穿着睡衣的女人侧躺在床上,侧脸看上去有些熟悉,但一时间我也对不上号,正在这时女人翻了个身,正好把脸露出来,我陡然发现这女人竟是我在楼下碰到的那个!

怎么会这么巧,刚好我就住在她的楼上?

更巧的是这房间的地板上有个洞,洞的位置不偏不倚,透过这个洞我刚好能够将整张床尽收眼底。

楼下的美女似乎脖子有些发痒,抬起手抓了抓,手放下去的时候不小心碰到胸前的睡衣,一抹口口顿时露出来一半。

看着这半露的口口,我一阵口干舌燥,睡意也完全没有了,趴在地板上看的是聚精会神,热血澎湃。

本来是不得已才租了这么一个房间,没想到会有这等好事落到我的头上。

就在我看得入神的时候,眼前突然一晃,一个红色的影子就窜到了床上,我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只狐狸!

这狐狸不算尾巴,身长大概跟成人的手臂差不多,皮毛是红色的,唯有在头顶的位置有一点白毛。

难道这是美女养的宠物?

见过养猫养狗的,甚至还有养猪的,我还从来没见过有养狐狸的,还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狐狸窜到床上,我以为它是想守在美女身边睡觉,一时间还有些羡慕起这只狐狸来,可没想到紧接着就发生了让我目瞪口呆的一幕!

只见这狐狸踩着美女的小腹,一路走到美女的胸部,然后伸开两只前爪,朝着美女的肩部推了过去。

就是这么一推,美女的睡衣顿时从肩上滑落下去,紧接着狐狸后退了两步,埋

着头在美女胸前摆弄了一会儿,等它抬起头来我就看到,美女睡衣上的系带竟然被解开了!

一路看书:我在在网上订了一个房间,房间的地板上有个洞...

我靠!

我简直惊呆了,这还是狐狸吗?竟然会给人脱衣服!

紧接着,更加让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我竟然看到狐狸咧了咧嘴,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用力咽了口唾沫,我心里已经震惊到了极点,这狐狸的表现让我从心底感到发寒,很想挪开目光,可不知怎么的,我仿佛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一般,一股莫名的力量让我不得不继续看下去。

解开美女的睡衣之后,狐狸继续给美女脱起衣服来,那两只前爪灵活得就像是人的手一般,仅仅用了十几秒的时间,就把美女身上的睡衣给脱了下去。

整个过程中美女仿佛并无察觉,甚至还有意无意地进行了配合。

看着几乎已经完全**,只穿着内衣的美女,我却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感觉全身发凉,额头的汗水“吧嗒”一下低落下来,就像是突然解除了魔咒一般,我瞬间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跌坐在地上大口喘息起来。

“这真的只是一只狐狸?我怎么感觉像是一直狐狸精!”我一边擦着汗水一边想着,良久情绪才缓和下来。

临**之前,我再次朝着小洞里面看了一眼,发现那只狐狸已经不见了踪影,而

美女身上的睡衣也重新穿了回去,一切都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我甚至有点开始怀疑是不是最近太累了出现了幻觉。

迷迷糊糊地爬回床上,我一觉睡到大天亮,醒来的时候阳光都已经照进了房间,看了眼时间,竟然已经早上九点了。

以前上班养成了固定的作息时间,没想到今天竟然给打破了。

起床洗漱之后,我准备出去吃点早餐,然后就去找工作。

走到一楼的时候,我看到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这人留着寸头,戴着一副无框眼镜,身上穿着一件宽松的印花大褂,这潮流的打扮跟他的年龄却是一点都不相符。

男人看了我一眼主动跟我打招呼道:“你就是昨晚新来的那个房客吧?你稍等一下,我去给你拿钥匙。”

一听声音我就知道这人是谁了,就是昨晚和我通电话的房东。

从房东手里拿了钥匙,我下意识问了一句:“房东大叔,我楼下是不是住着一位美女?”

房东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道:“你是说小宁啊?没错,她正好住在你楼下的房间。怎么,你昨天见到她了?是不是特漂亮,让人有种看上一眼就恨不得跟她嘿嘿嘿的冲动?”

我嘴角狠狠一抽,这房东大叔说话还真直接。

不过没等我说话,房东脸色突然一变,沉声说道:“不过我劝你最好别打她的主意。”

“为什么?”

我递了支烟过去,房东接过来点上,吸了一口说道:“她叫刘宁,在前面那家珠宝店上班,人挺高冷的,对谁都不屑一顾,在我这里住了有大半年了吧,除了交房租,跟我说过的话一个巴掌都能数的过来。”

瞥了房东一眼,我暗暗觉得有些好笑,合着是人家对你爱搭不理,你就觉得人家不好接触?

不过我也有些奇怪,刘宁看起来并不像是做技术的,应该是销售才对,如果她对人都是这么冷漠的话,她的销售业绩能好?

我也是做过销售的人,深谙客户就是上帝的道理。

房东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你也别笑,虽然跟她接触不多,但大叔我好歹也是这里的房东,半年的时间也足够我了解一个人了。我问你,你觉得这刘宁漂不漂亮?”

我点了点头,这样的极品美女我以前还真的没碰到过,不然昨天乍一见面也不至于失态。

“可是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却没有男朋友,你不觉得奇怪吗?”房东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说道。

我轻轻皱起眉头,说道:“你怎么知道她没有男朋友的?何况就算人家真的没有男朋友,这也不算什么吧?或许人家现在还不想找男朋友。”

房东嘿嘿笑了两声说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你觉得如果她真的有男朋友,可能大半年的时间都不见一次面吗?如果你有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放心她一个人住着,就不想去看看?”

房东大叔说的没错,如果我的女朋友这么漂亮,我即便不会每天守在她的身边,也肯定会经常来找她。

“还有,就算她没有男朋友,总该有追求者吧?何况又是在珠宝店上班,按理说总会碰到高富帅,你觉得有高富帅看到她这种美女会不动心?”房东老神在在说道。

“那你觉得为什么会这样?”我虚心问道。

房东摇了摇头说道:“这我就不清楚了,反正我是觉得她有些不对劲,也不对,刚来的时候她还挺正常的,最近两个月才变得奇怪起来。”

听了房东这一席话,我顿时对刘宁有了个大概的了解,正好肚子里传来“咕噜噜”的声音,我尴尬地笑了笑跟房东说了声,就准备出去吃饭,临离开前我问他这里能不能养宠物,房东大叔一脸警惕地看着我叮嘱道:“你该不会带着宠物吧?我这里可不允许养宠物。”

“没,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呢,哪里有心思养宠物,我就是随便问问。”打了个哈哈,我急忙离开了小楼。

吃过饭后,我买了份报纸准备找找工作,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脑子里一直浮现昨天晚上的情形,这报纸压根就看不进去,最后就在公园的长椅上呆坐了一个下午。

晚上回到小楼的时候好巧不巧的又是昨天的时间点,不过我并没有再碰到刘宁,也没有看到房东。

回到房间,再次看到地面上的小洞,我才想起来为什么一开始的时候没发现了,这小洞原本应该是被床脚压住的,我这人习惯挨着窗睡,就把床挪到了窗户边,这才露出来。

看着这个小洞,我就不由想起刘宁那高挺的双峰,白皙的皮肤,心里就跟被猫抓一样难受,无比期盼刘宁快点回来。

一直等到晚上快11点的时候,小洞里终于再次出现光芒,我就知道肯定是刘宁回来了,一个轱辘就从床上翻了下来,趴在地板上朝着小洞里面看去。

一路看书:我在在网上订了一个房间,房间的地板上有个洞...

刘宁进到房间后就坐在床上发起呆来,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就这么干坐着等了十来分钟,就在我以为今天晚上不会发生什么的时候,一个轻微的叫声响了起来,紧接着那只火红的狐狸再一次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中。

这狐狸的出现非常突然,就好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先前我根本没有看到它。

狐狸出来后,跳到刘宁的肩膀上,在她的脸上舔了一下,随后刘宁就像是接到了什么命令一般,微微点了点头,接着就躺到了床上,闭上了眼睛。

接下来就上演了昨天的那一幕,很快刘宁就被脱得只剩下了内衣内裤,看着这极具诱惑的身体,我心里就像有一团火在燃烧,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不过我没想到的是,狐狸剥下刘宁的衣服之后,并没有像昨晚那样停下来,伸出爪子往刘宁的胸前一摸,竟是直接把胸罩脱了下来!

看着那高挺的双峰,我一时间怔住了。

这剧本不对啊,难道这狐狸不满足于现状,要把刘宁剥个干干净净不成?

我正这么想着,就见那只狐狸又跳到了刘宁的双腿之间,两只灵活的爪子扒着刘宁的内裤,直接就给褪了下去!

刘宁那近乎完美的胴体直接暴露在我的眼前,我的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看着那吹弹可破的肌肤,我是一分一秒都舍不得挪开眼睛。

将刘宁扒干净之后,狐狸直接跳下了床,消失在我的视野中,不过我却没心思去想狐狸去了哪里,一个完全**的美女就在我的眼前,即便只能看不能吃,我还是看的不亦乐乎。

而就在这个时候,刘宁却动了,或者说“被”动了,因为我看到刘宁的双腿就像是被人抓着一样,慢慢的张开了,紧接着我就听到刘宁嘤咛一声,眉头轻轻皱了一下,而接下来的事情却让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刘宁伸出双臂向上环抱着,就好像她的身上趴着一个人一般,可是我分明看得清楚,她身上压根就什么都没有!

接下来更是诡异,刘宁的身体渐渐耸动起来,不停发出**的声音,就好像真的在和一个看不到的人颠鸾倒凤一般,不一会儿身上就大汗淋漓,皮肤也微微发红,越发变得诱惑起来。

可是看着这香艳的场面,我心里却是微微发凉,冷汗都冒出来了。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是在做梦,还是说真的有个我看不到的人存在?如果是前者还好说,如果是后者的话……难不成她是中邪了?

这香艳的场面一直持续了近半个小时左右,刘宁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看起来像是完事了,我收回目光,虚脱一般坐在地上,脑子里却是一团乱麻。

一个会给人脱衣服的狐狸,还有一个看不到的人,刘宁究竟知不知道他们的存在?

躺在床上,我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想着想着就睡着了,醒来后天刚刚发亮,我起床洗漱过后去吃了点东西,又回到了小楼,不过并没有上去,而是在楼下等待起来,我想看看能不能等到刘宁,旁敲侧击一下。

说实话,我的确是对刘宁有点意思,毕竟这样的大美女谁不想亲近一下?再加上她身体的诱惑,我根本按捺不住自己的心,不过我知道自己的斤两,根本配不上这样的大美女,所以也只是想想罢了。

不过等了一个小时都没有等到刘宁,反而是等到了房东,房东大叔见我站在这里,嘿嘿一笑说道:“你该不会是在等刘宁吧?”

我还真没想到他一下子就猜出来了,下意识就想否定,可转念一想这一犹豫已经暴露了自己的想法,只好无奈地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我这不是正在找工作,想问问看他们那里还缺不缺人。”

“行了,就别唬我了,你那点小心思可瞒不过大叔我。”房东大叔笑了笑,走到我旁边,靠在墙上说道:“我昨天跟你说的你还真得往心里去,刘宁虽然漂亮,但为人太过高傲,你要想追她,肯定得碰一鼻子灰。”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大叔,你想多了,我真的没想追她。”

“你不用解释,年轻人嘛,你未婚她未嫁的,这也正常,不过你还是要记得我的话,想清楚再做决定。”房东大叔摆了摆手,顿了顿说道:“对了,跟你商量点事。”

“什么事?”我问道。

房东大叔嘿嘿一笑,有些不好意思问道:“你能不能换个房间?”

换房间?

我一听心脏顿时漏了一拍,难不成房东大叔早就知道那个小洞的存在,甚至很可能就是他故意弄出来的,为的就是能够看到刘宁?

一时间,我看房东大叔的眼神都变了,房东大叔却没有察觉到,难为情地解释道:“我知道凡事讲究个先来后到,不过人家跟我好言好语说了半天,我实在是不忍心拒绝,反正换个房间又不费什么事,你就换一下,你放心,我肯定不会让你受

委屈的,我保证你换的那个房间只能比现在这个更大。”

听他这么一说我才明白过来,感情是有人要来租房,看上了我现在住的那个房间。

“房东大叔,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刚才也说了要讲究先来后到,我觉得现在那个房间挺好的,换一间我还真不一定住的舒坦,你还是跟那人说说,让他住别的房间吧。”我摇摇头拒绝道。

要是换了房间,我就再也看不到那么香艳的场面了,虽然我和刘宁是不可能的,但能够看到已经很满足了。

房东为难地看着我,张了张嘴要说话,不过没等他说出来,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悦耳的声音:“我出双倍价钱。”

悬疑恐怖小说推荐阅读

由于篇幅有限,点击我们头像进入首页,在底部菜单书城中,搜索“狐解衣”继续阅读精彩后续!

初次见面,如果您有任何建议意见欢迎留言评论或者吐槽,小编会耐心聆听解答

如果您喜欢我们也欢迎转发,分享也是一种快乐,成全别人也快乐自己

微信扫一扫,回复“书城”进入书城直接回复书名即可继续阅读

发布于群推网https://www.phoenixfm.cn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