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岁生日那天姥姥离奇死去,我身体又生诡异,身边一连串古怪事

二十岁生日那天姥姥离奇死去,我身体又生诡异,身边一连串古怪事

这件事我不太好意思说,甚至我说出来你也不会相信,因为这事很诡异。

大学四年里我一直没找女票,不是我长的不够帅,是我不敢谈,原因是我每个月的初七都会来月经。试问,哪个女孩子会愿意跟每月来一次月经的男生搞对象,这不是瞎扯淡么。

看着别的男生换女票跟换衣服一样勤快,我真是羡慕嫉妒恨!

记得我第一次跟女孩子一样来月经,是十三岁那年在姥姥家。

其实我八岁的时候生了一场怪病,浑身冰凉,还不断咳血,差点就一命呜呼,老爸老妈为我这病着急死了,带我跑遍了省城各大医院都无济于事,可最后却让是神婆的姥姥给治好了。我病好了后,老妈要带我走,姥姥却不依,她为什么不依谁

都不知道,而姥姥平时性格古怪,老妈不敢惹她,于是就让我跟姥姥一起生活。

直到五年后我下面淌血了,姥姥看了看我下面,笑着主动把我送走了,临送走我之前,她摸了摸我的头,告诉我说我身体不全属于我,搞的我稀里糊涂的。

来月经这事一直困扰着我,我也搞不清楚是为什么,从来不敢告诉旁人,甚至我爸妈都不知道,我学会上网后在网上查过,但最终没查出什么结果来,也不好意思去医院,时间久了,我也习惯了,就是不敢把妹子这点太苦逼。

本来我以为我身体就这样了,可是没想到刚好二十岁生日那天却出现了意外。

我记得二十岁生日那天正赶上初七,早早预备了姨妈巾,可是等了一整天,下面都没什么变化,这太反常了,多少年来,每月初七大姨妈都准时来串门,这还是我第一次“月经不调”呢。

不过那天姨妈没来,我却收到了一条奇怪的短信。

我本来还以为是谁祝我生日快乐呢,打开短信一看,内容竟然是“你照顾了我十二年,我要做你老婆”,我看完之后,心里感觉莫名其妙,发短信问她是谁,我什么时候照顾你了?对方却一直没有回,而更让我感觉奇怪的是,发送给我这条短信的,竟然是我的手机号码!

这我就有点不明白了,难道手机坏了不成。

当然,我也以为这短信是有人故意恶搞我的,现在科技那么发达,别人绑定我手机号码恶搞也不是没可能。

这件事起初我没在意,手机一扔就忘了,可是没想到半夜十二点的时候,手机又震动起来。

我迷迷糊糊拿起手机,看到是一条信息,手机屏幕很亮,闪的我眼睛不舒服,但我还是打开看了看,内容是“你照顾了我十二年,我要做你老婆”。

我刚看完短信还没反应过来,迷迷糊糊的,感觉这话怎么这么眼熟啊,脑海一个念头忽闪,汗毛顿时直立,我也一下就从床上坐起来,睡意全消了。

麻痹,到底是谁在恶搞老子?

我连忙仔细看了一下,号码显示的竟然还是我的,心里顿时就有些恼火,大半夜的不睡觉,竟然搞老子,接着我就编辑一条短信,问你他妈谁啊,大半夜不睡觉搞老子很好玩是吧?有种报上名来,老子口口口!

可是我信息发过去,对方又没动静了,气的我真想把手机给摔了。

我等了三四分钟,对方一直没回,我实在困得不行,手机一扔就躺下去继续睡觉。

可我刚躺下半分钟,手机又震动了一下,这次我真怒了,一下子将手机抓过来,想问问对方到底是谁,可打开短信之后,对方竟然回答我了,说“我是你老婆

啊!你每个月都摸人家呢!”

我看到短信顿时笑喷了,心想口口口,老子这么大连女孩子手都没碰过呢,还摸你,我倒是想摸你妈个比的,不过我没这么说,而是编短信:你要真是我老婆,那就给我发张图片吧,要是漂亮的话,老子明天就宠幸你!

信息发过去,对方又好一阵子没给我回,我彻底无语了,这种恶搞的人真是没素质,想搞我,那就一直跟我发信息啊,为啥让老子等,我实在没耐心了,看了看宿舍里面,周围黑漆漆的,下铺舍友呼噜山响,我也困得不行,就把手机放一旁准备继续睡。

但没想到,我手机一放下,竟然传出来咔嚓一声拍照的声音,我连忙抓起来一看,手机摄像头竟然打开了,而我看了一眼里面拍的照,黑咕隆咚的,除了照片一角有点模糊外,什么玩意都没有,心里感觉真奇怪,刚才没开摄像功能啊,怎么还自拍了?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手机又震动了,对方再一次回过信息来,我连忙打开想看看对方那口口想怎么搞我的,没想到打开竟然是条彩信!

嘿,这家伙为了搞我还真下血本,我平时都不舍得发彩信。

打开彩信一看,尼玛的,竟然还真是个大美女啊,长长的秀发,大大的眼睛,瓜子脸蛋,只是那张脸看上去有些苍白,脖子也白皙的有点诡异,就在我看美女照看的心花怒放时,忽然,那美女竟然动了一下,我看到那美女本来没笑的,可这时照片上美女嘴角竟然微微上扬起来,下一秒,那美女突然张大了嘴,嘴巴一下子裂开,鲜血迸射,血红渗人的舌头伸出来老长,像是要勾住我脖子一样!

哎呀口口!

顿时吓得我双手一抖,手机啪的一声掉在地上了,我这个小心脏啊,又颤抖又心疼的,刚才美女那血红的舌头吓死老子了,而且这手机花了我一千块大洋呢,要是跌坏了,麻痹,还不如把我心挖出来得了。

我连忙朝下铺的张大宝喊了一声,想让他帮我捡起来,可这时候是大半夜,张大宝鼾声如雷,喊了他几声都没动静,我也只好自己下床。

摸摸索索的找到爬梯,我就伸出一只脚找踩板,可我用脚够了好几次,就是找不到踩板了,心里想,口口口这床我都爬了四年了,踩板凭感觉就能找到啊,可是我够了好几次,都没踩到,这我就纳闷了,继续往下找第二块,可是第二块我也没找到,真是日了他爹了。

就在我打算跳下去的时候,膝盖却忽然碰到了什么冰冰凉凉的东西,我心里咦了一声,爬梯中间是空的,怎么还能碰到东西呢,用膝盖感受了一下,麻痹我浑身汗毛顿时又立起来了。

我隐约感觉到那冰凉的东西像是一只手!

我第一反应就是下铺的张大宝在吓唬我,直接开骂:“张大宝,我口口妹啊,大半夜的能不能别跟我开这种玩笑?”

可是我话音落下,张大宝的鼾声继续响起,我心里感觉毛毛躁躁的,应该不是他,赶紧一下子从床上跳到地上,准备去开灯。

不过接下来让我心跳加速的事情又发生了。

我先摸索着找鞋子,好不容易摸到了一只,却感觉鞋子上面黏糊糊的,我纳闷不会是张大宝这浪玩意晚上撸的时候把东西射到我鞋上了吧,心里感觉恶心把鞋子丢到一边,决定光脚去开灯,可是我刚站起来走出一步,踩到了什么,脚趾头感觉一下,麻痹的,我说刚才另外一只鞋找不到了,原来在这里,不过我感觉脚下鞋子也是黏糊糊的,我直接拿开脚在地上蹭了蹭,心想口口张大宝,等会看我不把鞋塞你嘴里。

继续摸索着往灯开关那里走,可是没走出两步,脚底下又踩到了一只鞋,这一下,我心里感觉不对劲了,哪来这么多鞋啊?

而且我竖着耳朵听了听,感觉后面像是有什么东西跟着我,身后还传来鞋子摩

擦地面的声音,我差点没吓尿了,连忙回头瞅了瞅,但是黑漆漆的我什么都没看到。

二十岁生日那天姥姥离奇死去,我身体又生诡异,身边一连串古怪事

我咳嗽了一声,说:“张大宝,你别装睡了,大半夜能别吓唬人吗?老子胆子不够肥,别折腾了行吗?”

同时我心里又在想,不会刚才发短信的也是这逼货吧?

可是宿舍里面除了他的鼾声,什么声音都没有,我心想真口口口日了鬼了,攥紧拳头给自己壮胆,继续走,可是走一步,后面就传来一声鞋子摩擦地面的声音,还有我脚底下也会踩到一只黏糊糊的鞋,这感觉太吓人了,我也不管那么多了,赶紧冲到开关前直接把灯给打开了。

奇怪的是,灯打开之后,地上除了我那两只鞋子外,什么都没有。张大宝也躺在床上被子蒙着头,一只大脚丫还露外面,鼾声不断,不过我瞅了一眼他脚底,麻痹,他脚底下怎么也有个胎记啊?跟我的很像,以前没怎么注意,太凑巧了!

心里疑惑着,我就看到我手机就躺在他床铺下面,我吁出一口气,看来刚才的感觉都是我自己吓唬自己啊。

麻痹的,被刚才那短信吓得神经过敏了。

走过去把鞋子捡起来,看了看,根本就没有刚才黏糊糊的东西,穿上之后我就去拿手机,可手刚伸到床底下,头顶上的灯泡却哧哧啦啦一阵响,紧接着就灭了,整个宿舍里面瞬间一片漆黑,口口口,这也太巧了吧,我一想手机上有照明功能,赶紧去摸索着拿手机,可是我在床底下摸索了好一会儿,竟然没摸到。

刚才我明明看到手机就在这底下的,认准了位置凭感觉就能拿到,可是摸索了一阵,就是没摸到,我感觉真是奇怪,身子下蹲扩大摸索范围,这时候,我感觉手背上面突然凉了一下,像是有什么东西滴手上了,下意识我嘀咕一声,口口口张大宝这都多大年纪了还他妈尿床,可是下一秒我就感觉不对劲了,一滴,两滴,三滴……翻过手来摸了摸,麻痹的,黏黏糊糊的,这什么玩意啊!

我也不去想是不是张大宝尿床了,脑子联想刚才鞋子里面黏糊糊的感觉,心里登时就发毛,不会闹鬼吧?浑身汗毛也在这个时候都竖立起来,我“啊”的叫了一声,一屁股跌落在地上倒退出几步,可是这时候头顶上面灯竟然哧啦一声后又亮了!

他麻痹的,我看到手机还是在刚才那位置,这就奇怪了,刚才怎么没摸到。

心里疑惑着,我就一下子窜起来去抓手机,可是这时候我忽然看到床底下一个黑影闪了一下,像是有什么东西缩回去了,感觉像是一只手,我愣了一下,好奇心作祟,我趴下朝床底看了看,可什么都没看到,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

查看了一下手机,这手机还挺耐摔的,两米多掉下来都一点没变样,不过手机甩死机了,我正想开机呢,屏幕突然又亮了,呈现出来刚才彩信里面那美女,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麻痹恶搞我的家伙真厉害,这是在我手机里装了病毒吗?

不过下一秒,那美女图片诡异一笑之后就消失了,手机屏幕也黑下去。

靠!我骂了一声,这感觉太渗人了,开机看了一下时间,正好是凌晨两点多,我心想麻痹的明天还要毕业答辩,老子被吓得神经衰弱,得赶紧上床补觉啊,然后就去关了灯上床,不过我刚爬上床去,突然听到下面张大宝嘟囔了一句什么。

我问他,你醒了啊,你刚才说啥?他没回答我,我心想口口口肯定是又说梦话了,于是就躺下准备睡,不过我刚躺下,他又嘟囔了一句什么,我没怎么听清,爬起来说你妈的赶紧睡,别说梦话了,老子今晚上已经被吓的够惨了!

可是这货却突然咯咯一阵怪笑,听上去像是个女人的声音,我听到这渗人的声音,感觉心脏都快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了,妈蛋,难道真是这家伙在恶搞我?可是,接下来,张大宝笑声止住,却用一种很怪异的女声音说:“你照顾了我十二年,我要做你老婆。”

我一听到这话,顿时头皮都炸了!

这感觉太诡异了,那渗人的话竟然跟手机里的短信一字不差!吓得我赶紧钻进被窝。

可手机这时却在漆黑里乍亮,我缓缓扭头,发现手机透出来幽幽蓝光,接着屏幕又出现刚才彩信里那女人的诡异笑容,那张苍白枯槁的脸,诡异的笑,嘴巴突然裂开,鲜血喷溅,血红舌头伸出来,要缠住我脖子。

啊!

所有积蓄的恐惧在这一刻全崩出来,吓得我身子猛地一蹿。砰的一声,我感觉脑袋一疼就昏了过去。

二十岁生日那天姥姥离奇死去,我身体又生诡异,身边一连串古怪事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头疼欲裂,睁开眼看了一下,感觉有点不对劲,口口

口,被窝里臭烘烘的,我这是睡的谁的床铺啊,我一扭头,见张大宝正光着膀子坐在那里打游戏,就问他,大宝,我怎么睡你床上了?

张大宝身子直挺挺的,没有回头,阴阳怪气地说你昨晚上喝大了,撒酒疯,踩着踏板怎么都不上自己床,我正好发扬一下人道主义精神让你睡我床铺了。

我一听他这话,有些发愣,我喝醉了?什么时候的事?想了想昨晚上那诡异的经历,直接骂道:“你少口口口跟我放屁,我昨晚上又没喝酒,怎么可能喝醉,还有,昨晚上是不是你故意吓唬我的?”

张大宝还是没回头,说:“我吓唬你?是你喝醉吓唬了我一晚上好不好?害的我现在都发困!还咯咯的笑着对我说什么,你照顾了我十二年,我要做你老婆,真恶心,我可不搞同性恋,赶紧起床吧。”

我顿时又怔住了。

这话是我说的?麻痹,明明是昨晚上他说的啊!我摸了下脑袋,头顶上还有个

大疙瘩,是昨晚上被吓坏了碰的没错,还有,他刚才说我发酒疯,踩着踏板不上床,这感觉怎么跟昨晚上够不着踏板的经历有点相似啊!

难道我真喝醉了,昨晚的事都是做了个梦不成?

我想起来手机的短信,抓起来翻看一下,短信还在,妈蛋的我确定了,这绝对不是个梦!可是为什么张大宝说是我喝醉了,昨晚上记得昏倒之前明明是在我自己床上的,为什么醒来后在他床上?这感觉太诡异了点吧,完全不对号啊!

“你别装了行吗?昨晚上就是你恶搞我的,差点把老子吓死!”我相信自己的判断。

张大宝背对着我,继续阴阳怪气的说道:“我说了,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他竟然连着重复三遍,说话口气也很古怪。

我一下从床上跳下来,抓起他脚就看。

我记得昨晚上下床拿手机的时候,瞥见他脚底下有块跟我差不多的胎记,这个我以前不知道,只要现在证实了这点,就证明我昨晚上的经历是真的。不过我抓住他脚之后,感觉他脚怎么这么冰凉啊,稍微疑惑了一下。

张大宝被我抓住脚,问我,你想干嘛啊?还想发酒疯啊?

我不管他说什么,在两只脚上都仔细检查了一下,但是,我却并没有发现什么胎记。

我问他你脚底下的胎记呢?他眼神空洞地看着我,我看到他眼神跟往常不太一样。

接着他问我什么胎记,我说就是跟我脚底下那块差不多的胎记啊!他摇了摇头,说你最近神经不正常,赶紧去医院看看吧,我脚底下打娘胎里出来就没什么胎记。

我站在那里怔怔的出神!

他脚底下的确没有胎记,难道,我昨晚上看花眼了?还是说昨晚上的经历,真的是个梦,可是,要是真是个梦的话,手机里面的短信是怎么回事啊,难道昨晚上我看到躺在他床上的那个人是……我自己吗?

这怎么可能,我怎么能够看到我自己,还是两具身体……不过再回头想,昨晚上我看到的那人蒙着头,虽然无法确定,但也不是没可能啊!

一连串复杂的疑惑在我脑海里生出,我感觉很诡异,脑子也很疼,都有点不够用的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手机忽然响了,我连忙跑过去抓起来手机,以为是恶搞我的人给我打电话了,不过抓起来一看,竟然是老妈打来的。

老妈打过电话来,第一句话就问我,去病,你没事吧?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问我,想了想,说没事啊,妈,怎么了?

老妈说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接着她就呜呜的开始哭起来,继续说道:“你姥姥昨天晚上病危,半夜十二点的时候已经走了!”

我听到这个消息,顿时犹如晴天霹雳,猛的一颤。

姥姥死了?她身子骨不是一直很好吗?我有点接受不了,鼻子一酸连忙问:“怎么可能?这不可能!”

“儿子,你回来吧,回来见你姥姥最后一面。”我妈呜咽着说。

我眼泪顿时流出来。想起小时候在姥姥家的经历,想起她以前告诉我的奇奇怪怪好玩的事情,想起她以前手把手的教我在黄表纸上画些古怪的符号,想起她那张充满神秘却又温尔和蔼的慈祥面庞……我一时控制不住情绪。

“好的,我这就回去见姥姥!”我哭着对妈妈说了一声就将电话给挂断了。

舍友张大宝见我哭了,脸上一点表情没有,还用一种很古怪的眼神静静的看着我。我现在伤心的要命,没时间去管他为什么用那眼神看我,只是赶紧收拾了行李,然后离开。

一路上,因为姥姥死了这事,我没心情去回想昨晚上发生的事了,也不想去深思为什么醒过来后会睡在张大宝床上,只是想火车能够快点,再快点,我想马上就扑到姥姥尸体上,嚎啕大哭。

或许是昨晚上没睡好觉的缘故,火车到半路的时候我就忍不住困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我感觉有人拍我的肩膀,我扭了扭身子不想搭理,不一会儿,又有人拍我肩膀,我心想谁啊,我又伤心又累的,能不能让我多睡会,抬头一看,竟然是姥姥,看到姥姥,我心里一喜,问姥姥,你没死吗?

姥姥冲我神秘一笑,动作十分轻盈的坐到我对面,然后她看了我一阵后说,去

病,你回去以后可一定记得带她回魂瓮里还一次魂,知道吗?你们两个在一起这么多年,也算是青梅竹马了,一定要对她好,记住一点,千万不要泄露她的身份,还有,我被人陷害了,以后或许你都见不到我了,不要伤心,不要为我报仇,埋葬了我之后,马上就离开簸箕屯,记住,马上离开簸箕屯,永远都不要回来了!

我听到姥姥的话,感觉莫名其妙,姥姥嘴里的“她”到底是谁啊?怎么会跟我是青梅竹马?跟我青梅竹马的,算起来只有簸箕屯的小昭啊!还有,“她”是什么身份,我不知道她身份怎么泄露啊!我连忙开口问姥姥,可我感觉嘴巴动了,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坐我对面的姥姥对我神秘的笑着,静静地看着我。

我一脸的疑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伸手去抓姥姥,可是不知道咋了,我身子竟然被一股子无形的大力扯着后退,我感觉离着姥姥越来越远,她坐在那里,静静看着我,嘴角挂着神秘的微笑,但是笑意越来越模糊!

“嗡嗡!”

忽然,我被手机震动的声音吵醒,回过神来之后才意识到刚才这一切只不过都是一个梦。

我心里又开始有些悲伤,看来,姥姥真的死了。

不过我脑海里也同时疑惑起来,感觉刚才应该是姥姥灵魂给我托了梦吧,只是,她说的跟我青梅竹马的那个人到底是谁,我真是不知道,还有她是什么身份呢?为什么姥姥说要埋葬了她之后,就必须尽快离开簸箕屯,难道簸箕屯有什么灾难吗?

这些我都不得而知,随后抓起还在震动的手机,打开看了下,竟然是张大宝给我发过来的信息,我打开一看,麻痹的,他竟然问我去哪里了,毕业答辩就要开始了,让我赶紧去,我心想你妈的,老子临走之前你不是看到了吗,还这么问,连忙回信息说,口口的,老子回家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少装蒜了,可是他却给我回信息,说真的不知道,昨晚上跟女票出去做抽送运动了,没回宿舍。

我一看他这信息,真想跑回去干了他女票!

不过,紧接着我心脏下意识的就一紧,一个念头闪现出来……

要是张大宝说的都是真的呢,他昨晚上要真没回宿舍,那昨晚上在床上打呼噜的是谁?今早上电脑面前打游戏的又是谁?我临走之前冲我诡异一笑的又是谁?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

回想昨晚上的事情,脑海里又闪过看到张大宝脚底的那块胎记,联想我脚底的胎记,继续联想我醒来是睡在张大宝床上这事,再联想姥姥给我托的梦……再联想一切的一切,不知道为什么,一个诡异的想法突然冒出来,我后脊背顿时发凉,脑海里面也有些明白咋回事了。

还有,姥姥托梦说“她”跟我是青梅竹马,我记得小时候以前姥姥还跟我说过,我这具身体不是只属于我的,再想想,我这么多年来每个月初七都来月经,那个诡异的想法,在我脑海里开始回旋,最后确定,然后放大,再放大……

悬疑恐怖小说推荐

由于篇幅有限,点击我们头像进入首页,在底部菜单书城中,搜索“恋上她的魂”继续阅读精彩后续!

初次见面,如果您有任何建议意见欢迎留言评论或者吐槽,小编会耐心聆听解答

如果您喜欢我们也欢迎转发,分享也是一种快乐,成全别人也快乐自己

微信扫一扫,回复“书城”进入书城直接回复书名即可继续阅读

发布于群推网https://www.phoenixfm.cn


×关闭